logo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学校概况 > 正文

浙江教育报:好人凌霭如

发布日期:2018-10-02 15:57    作者:admin     

  本报7月14日讯(记者:于佳)6月24日22点38分,在央视一套由倪萍主持的寻人栏目《等着我》中,记录了湖南湘西老汉向兴全寻找智障儿子的故事,在这长达3年的寻找中,让向兴全满怀感激的一位姑娘,是浙江传媒学院学报编辑部教师凌霭如。

  向兴全,今年62岁,湖南湘西土家苗族自治州永顺县泽家镇人,老伴10年前病逝,大儿子2000年年底在外打工时遭人劫杀,至今凶手不明;小儿子向飞,智障残疾,2011年5月初在江苏突然走失。为找到这唯一的亲人,向兴全变卖了全部家当,骑着一辆三轮车横跨了4省30个城市。

  2012年10月,在江苏镇江街头,凌霭如被向兴全的故事感动,辗转捐赠1500元;考虑到向兴全奔波各地找儿子,凌霭如每月帮他充手机话费,有时一两百元,有时三四百元;担心冬天风大又冷,凌霭如寄去棉衣、羽绒服、棉帽、手套……春节前,生怕别人的欢聚让向兴全觉得孤单,她还拉上妈妈和同学,带着新衣服、绿豆糕、桃酥等年货给向兴全拜年。

  找着找着,有时向兴全绝望了,但凌霭如却从未放弃。原本寡言的她不断联系自己的同学,也关注各类寻亲节目,买火车票陪着向兴全同行,不错过任何一线希望。《等着我》播出的第二天,接到山东临沂救助站的电话,向兴全终于找到了儿子。可凌霭如的帮助依然持续,经过她与湖南商会沟通,最近有一家物流企业愿意聘用向兴全,目前双方已进入到谈薪水的阶段。

  凌霭如的善良、热心助人,也许是受了奶奶的影响。和奶奶在一起生活18年,凌霭如亲眼看见奶奶帮助过一个又一个陌生人。“有时我和奶奶走在路上看见乞讨的,她都会毫不犹豫地给10块钱。我问,如果是骗子怎么办?奶奶说,帮助的10个人里,只要有一个不是骗子,那么就是值得的。”凌霭如说,天堂里的奶奶如果知道她做的这些事,一定会觉得开心。

  如果没有成为教师,凌霭如最想当报社记者或救助站的工作人员。2005年起,她就在江苏镇江一家老年福利院做义工,每逢节假日总会去看望一位半身不遂的毛奶奶,一直到老人去世,很多人都误以为她是毛奶奶的孙女。2006年暑期,还在读大二的凌霭如将《依托民营资本参与,推进养老模式变迁》作为暑期社会实践的课题。指导教师常楷对她的选题很吃惊,凌霭如说因为家家有老人,人人会变老。

  去年,西南民族大学新闻系的一名学生进入浙江传媒学院学报编辑部实习。得知他家境不好后,凌霭如默默地组织同事为他捐款捐物。担心他不舍得花钱吃饭,每天中午总是叫他一起去吃饭,不动声色地给小伙子添菜。同事赵晓兰说:“小伙子实习结束,打电话回来说,他同学都羡慕他去了一个好地方,变得又白又胖了。”

  2008年,凌霭如从浙江传媒学院戏剧文学专业毕业后,选择留在学校后勤管理处工作,负责文字宣传。到岗后不久,她就和同事一起策划组织了一场“大手牵小手”活动。“后勤是很容易被忽视的一个群体,但学校每个角落都离不开后勤人员的努力,我想能为大家做点什么。”凌霭如倡议在校大学生主动帮助外来务工的后勤人员子女辅导功课,暑假时组织这些“小候鸟”去西湖景区游玩。

  2012年,凌霭如调入浙江传媒学院学报编辑部做编务。编辑部每年要编审的稿子都由她负责接收存档,再按不同专业分给不同的编辑。另外,她还要承担学报网站的建设和内容更新,一年下来,点击率已超过25万人次。编辑部主任冯溪屏说:“在工作上,只要交给凌霭如去完成的,她从来没有抱怨过。”

  随着向兴全寻亲的故事,凌霭如也逐渐走入人们的视野。6月30日晚上,凌霭如在微信“朋友圈”里写道:“在传媒十年(2004~2014年),从毕业到工作,这是第一次上‘头条’,有点措手不及。”看着各种转发、赞美的评论,她对自己说:荣辱不惊就好。

  【记者手记】

  打电话采访熟悉凌霭如的亲友和同事,对素不相识的我,每个人都愿意聊几句她的事,可见平日里的凌霭如多么讨人喜欢。凌霭如曾把一位师兄当作大学时的“精神支柱”,可她想不到的是,现在的她已成了别人的榜样。当大多数人把爱心、公益挂在嘴边时,她却实实在在地在践行,在坚持,并最终让一位素不相识的湘西老汉找到走失3年的儿子。

  《浙江教育报》2014年7月14日1版

  网址:

上一篇:上海教育新闻网:CR929总设计师陈迎春做客上理工 下一篇:没有了